Open/Close Menu <<健康創富>>

非酒精性脂肪肝是21世紀全球重要的公共健康問題之一,根據2012年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發布資料顯示,本港患者佔成年人口27%。此病可由非酒精性單純性脂肪變性,發展到非酒精性脂肪肝炎、肝纖維化、肝硬化,甚至肝癌。

 

 

輕度、中度及重度脂肪肝

 

非酒精性脂肪肝主要與肥胖和代謝綜合症相關。內臟性肥胖、肥胖症、血脂紊亂、糖尿病前期及糖尿病、高血壓、胰島素抵抗和代謝綜合症是病因,其中代謝綜合症影響尤巨。臨床上脂肪肝分為輕度、中度及重度。

 

 

輕度脂肪肝

 

肝內脂肪含量超過肝臟重量5%而低於10%。無明顯臨床症狀,多在進行B型超聲波、電腦斷層掃描檢查時發現肝臟脂肪變性,或偶然發現肝大,或有穀丙轉氨酶(ALT)、穀草轉氨酶(AST)、膽固醇、甘油三酯(TG)等輕度或中度提高。部分患者偶感疲乏,或有輕微食慾不振、噁心、嘔吐、腹部脹滿感等。

 

 

中度脂肪肝

 

肝內脂肪含量超過肝臟重量10%而低於25%。有類似慢性肝炎的表現,可出現食慾不振、噁心、嘔吐、體重減輕、右上腹(肝區)隱痛等。肝輕度增大,質地稍韌,邊緣鈍,表面光滑,可有觸痛。少數患者出現脾大和肝掌。

 

 

重度脂肪肝

 

肝內脂肪含量超過肝臟重量25%,上述症狀明顯加重,且有50%患者出現維生素缺乏的徵狀,如舌炎、口角炎、末梢神經炎、皮膚角化、皮下瘀斑、貧血等,也可因肝功能下降、血漿蛋白降低而出現腹水和下肢水腫、電解質紊亂,甚或合併門静脈高壓症和消化道出血。

 

 

依證型加以治療

 

中醫學認為非酒精性脂肪肝的發生與以下幾個原因有關。長期飲食不節,勞逸失度,以致傷及脾胃,脾失健運;情志失調,以致肝氣鬱結,肝氣犯脾,脾失健運;久病體虚,脾胃虚弱,脾失健運,導致濕濁內停;濕邪日久,鬱而化熱,出現濕熱內蘊;禀賦不足,或久病及腎,腎精虧損,氣化失司,痰濁不化,痰濁內結,阻滯氣機,氣滯血瘀,瘀血內停,阻滯脈絡,最後導致痰瘀互結。據中華中醫藥學會脾胃病分會於2010年公布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中醫診療共識意見,認為此病依其臨床表現,可歸屬於「肝癖」、「脅痛」、「積聚」等範疇,並提出下列的證候分類標準:

 

 

濕濁內停證

 

主症包括右脅肋不適或脹悶; 舌淡紅,苔白膩。次症包括形體肥胖;周身困重,倦怠乏力;胸脘痞悶;頭暈噁心,食慾不振;脈弦滑。中藥可用陳皮、厚朴、蒼术、白术、猪苓、茯苓、桂枝、澤瀉、炙甘草。

 

 

肝鬱脾虛證

 

主症包括肋脹滿或走竄作痛,每因煩惱鬱怒誘發;淡邊有齒痕,苔薄白或膩。次症包括腹脹便溏;腹痛欲瀉;倦怠乏力;抑鬱煩悶;時欲太息;脈弦或弦細。中藥可用柴胡、白术、白芍、當歸、茯苓、薄荷、生薑、甘草。

 

 

濕熱蘊結證

 

主症包括右脅肋脹痛;舌質紅,苔黄膩。次症包括口黏或口乾口苦;胸脘痞滿;周身困重;食少納呆;脈濡數或滑數。中藥可用杏仁、白蔻仁、生薏苡仁、厚朴、通草、滑石、製半夏、茵陳、茯苓、猪苓、澤瀉、白术、金錢草、甘草。

 

 

痰瘀互結證

 

主症包括右脅下痞塊;舌淡黯邊有瘀斑,苔膩。次症包括右脅肋刺痛;納呆厭油;胸脘痞悶;面色晦滯;脈弦滑或澀。中藥可用赤芍、川芎、桃仁、红花、當歸、柴胡、枳壳、桔梗、甘草、丹参、製半夏、陳皮、茯苓。

 

 

針灸可起防治作用

 

 

中藥以外,還可採用針灸治療。針灸通過改善胰島素抵抗、調節脂質代謝、減輕脂質過氧化反應、調控脂肪細胞因子平衡、影響肝細胞凋亡等以達到防治脂肪肝的目的。常用穴位有豐隆、足三里、中脘、天樞、肝俞、太衝、氣海、關元、腎俞、三陰交等。非酒精性脂肪肝是可逆轉的,尤其是輕度脂肪肝。早發現早治療就能及時控制病情。另外,配合健康的生活模式、均衡的飲食及恆常運動,也可預防及改善脂肪肝。

 

健康均衡的飲食是低脂、低糖、低鹽及高纖維的。應減少進食罐頭或醃製品、薯條等煎炸類零食、餅乾糕點。另外,以蒸、燉、灼、焗等方法代替油炸,並避免在烹調或進食前加入太多調味醬。運動方面,每週進行最少150分鐘中等強度體能活動,如急步行、緩步跑、游泳、單車、舞蹈、球類、跳繩等,每天累計進行30分鐘或以上,以五天為佳。美國的研究結果顯示,每週急步行150分鐘持續12個月可改善脂肪肝;日本的研究結果顯示,每週進行250分鐘的中高強度運動,即進行時速四至七公里的急步行,持續三個月可使肝臟內貯積的脂肪消退。

 

 

 

以上資料只供參考,如有疑問,請諮詢註冊中醫師為宜。若有關於仁濟醫院中醫服務查詢,請致電 2194 9911查詢或瀏覽仁濟醫院網頁:www.yanchai.org.hk中醫服務內容。

 


 

陳艷華醫師

仁濟醫院-香港浸會大學中醫教研中心(西九龍)、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註冊中醫師、
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、香港大學中醫學碩士(針灸學)